当前位置: → → → 日志
文章正文

过年感想:过年往事

文章分类: 发表时间:2016-3-13 8:28:53

过年感想:过年往事

诗曰:

腊月廿三打扬尘,欢送灶神返天庭。

酥肉汤圆肉丸子,花生虾片炖猪蹄。

焚香请得亡魂归,火纸烧去世人情。

交天之时迎神回,庇护全家乐安定。

在雪舞乡间之前,储备好越冬的柴火,迎接寒冬带来的清闲。而年猪与柏树的青烟相逢,成就了黑中透黄的腊肉。这些在告诉我们,冬天真的来了,过年的脚步渐近,一脚就踩在了农历小年腊月23日。

腊月23日是过年的开始。家家户户从这一天开始的七天的忙碌,都是为一个重要的夜晚——除夕。

这一天,三姐会将全家的被盖、床单、鞋袜等脏物一一换下来,把它们抱到院子后的石板做的洗衣槽里。温水将洗衣粉尽数融入自己的身体,它们将共同为迎接新年而勤于把一整年的污渍去掉。趁干净的床被衣物还未晒干,父亲和我也不能闲着,我们把稻草结成草把子紧紧地捆缚在长约三米的竹竿上,把家中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的蜘蛛网、灰尘一一扫去,大有除旧迎新之意。扫罢尘网,父亲又用锄头铲走厨房泥面的“千脚泥”。千脚泥是一年来厨房人来人往的脚步的见证。其色泽暗黑,质肥,可用作开春庄稼的肥料。

这一天的工作,在故乡俗称“打扬尘(尘,方言音为chen,一声,意同‘尘’)”。相传这天夜里12点整,为全家的饮食起居操劳了一年的灶神爷将暂返天庭,向玉帝禀告所在人家一年的表现,并以此作为次年衣食俸禄下拨的依据。汇报工作结束,灶神爷也会抽空访神山,拜故友。七日之后的除夕之夜交天之时又重返人间工作。

鉴于此,父亲在平常的生活中很注重对灶神爷的敬重。若看得我用竹刷把敲打锅沿时,常常责备我对灶神爷的不敬。你想,竹刷把如千根棍,打在灶神爷的身上,年底回到天庭时他以对天神不尊之罪告之玉帝,后果不堪设想。

在灶神爷返回天庭作年度工作报告的这些天,凡间的人们依旧乐此不疲地为除夕之夜忙碌着。买年货是“打扬尘”后又一件重要的工作。

在儿时的记忆中,逢得每月1、4、7、11、14、17、21、24、27这些日子,郭扶街上永远人山人海。而每一个旧历年的最后一个赶场天,这样的人山人海达到了极致。人们牵着小孩背着背筐,穿梭于糖果店、干果店、服装店、鞋店中,在讨价还价中挑选自己中意的年货。下午三四点钟,忙碌的一天的商贩们在一脸疲惫中面带微笑地进行年终大盘点。剩下满街的果皮纸屑在诉说着这条街一年来最热闹的繁华。

赶完场,稍事歇息,便要开始来到石磨前排队磨汤圆面了。一勺勺被清水浸泡了四五个昼夜的糯米落进石磨上边的小洞里。随着石磨的飞旋,糯米的粘性和水的轻柔,在石磨的旋转中糅合成了一个乳浆般的整体,顺着石磨底盘的纹路流进石槽里,再相约缓缓淌进石磨口的布袋中。

三四袋烟的工夫,石磨停止了旋转。把装满糯米浆的布袋连底下的筲箕抬回家中,用一根细绳把布袋紧紧捆牢后把它悬挂于屋内木质横梁上。多余的水从布袋下边溢出。一个夜后的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儿了。这些磨好的糯米会成为团圆饭和大年初一第一餐不可或缺的主角,实现它这一生的价值。

大年三十儿这一天终于在大家的忙碌下出场了。

这一天,父亲和三姐比往常起得更早。当我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下楼来,大铁锅中的腾腾白雾和煤炉子的紫色火焰告诉我这一天,注就了忙碌。

洗完脸,父亲就给我安排了任务。一年前的今天,父亲手把手教我做油炸酥肉。今天,他提出由我来独自完成油炸酥肉的工作,他至多当个下手。

用一个小盆盛入开水冷却备用。接着,我把去皮后的三线肉切成手指般的肉条放进大一点的水盆中,加入食盐、花椒面、两三个鸡蛋清、少许白酒,倒入先前冷却备用的冷开水,用手搅匀。

面粉是油炸酥肉的主料。我用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使面粉和刚才配备的拌料完美地糅合在一起。面粉的甜香和拌料的各种香味在白酒的作用下,从盆里溢出。

另一边,大铁锅里的菜油散去了表面的泡沫,扑啦啦上下翻滚着想和我一起见证美食的奇迹。此刻,父亲坐在灶后,添柴加火,一切听从于我的指挥。

当我把灰白色的酥肉底料放进滚烫的油锅中,高温使酥肉瞬间变得硬朗起来,色泽也由灰白变作浅黄。几分钟后,当浅黄变得更深,酥肉便可起锅夹入旁边的筲箕中。

这时的酥肉最好吃。油温使酥肉的香味更加浓郁。轻咬一口,外焦里嫩油而不腻的肉条在酥肉中隐现,各种佐料的香味也被油炸进了酥肉,令人垂涎三尺。在此前,都是父亲和三姐工作,我在一旁如馋猫等食。今日的改变,增加了我劳动的自豪感和成就感。坐享其成的人是享受不到这样纯粹的快乐的。

满满一筲箕的酥肉在翻滚的热油中完成了它的蜕变。一旁的糯米团早已按捺不住油锅的吸引,也急迫地等待着升华。

当父亲把糯米团揉成空心的汤圆,热油使得汤圆瞬间以魔术般的速度膨胀变色。有的汤圆被炸裂,从中流出糯米羹来,刚挤出头来,就又被热油相拥,变成附着在大汤圆表面的小汤圆、小小汤圆,甚是可爱。

酥肉、油炸汤圆、肉丸子、清炖腊猪蹄、蒜苗耳子腊肉、腊瘦肉片、虾片、瓜子、花生米共同组成了今年团圆饭的阵容。

拿起筷子,准备大快朵颐?且慢,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尚未完成。

在故乡的家家户户,大凡吃团圆饭之前,都要用特殊的方式将已故亲人请回先用餐,名曰“摆饭”。

这种习俗流传已久。一般在已故亲人的祭日或遇如“鬼节”(俗称“七月半”)等节日才进行。当然,每年的团圆饭更是少不了的。

将团圆饭中的菜分成小份儿整齐地摆在桌上。在桌子的上方焚上三支香,左右各点一支红烛。余下三方摆上碗筷和酒杯。筷子的一端要放置于碗沿,一端置于桌面。到院子里点燃一串鞭炮,然后再焚三支香,拿上一把火纸在正门口磕头并心念已故亲人之名,请他们前来过年。

尔后,生人要站于桌角处,为请回的亲人斟酒添饭,切不可手碰板凳和筷子。

那边,喝得正欢,这边我已在桌旁点起几堆火纸和阴币为已故亲人送去一点阴人所用财物——他们也要过年啊。

每当这个时候,我会特意把烧给妈妈的那一堆的火纸和阴币分多一点。一则希望妈妈在阴间能过得好一点,二则也希望妈妈保佑我们全家平安,尤其是保佑爸爸的身体能好一点。

这么多年,我无从知道妈妈您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好不好。我年年为您烧去的火纸和阴币是否收到?您又能否听到您的儿子在世间向您的祈祷?其实,我也想知道,妈妈,您当年抛下那不到两岁的儿子,离开丈夫,离开女儿,您舍得吗?妈妈,您知道您的儿子也能为您亲手制作火纸并为你点燃送去,你会像其他的母亲一样,留下欣慰而幸福的泪吗?

娃儿没娘,说来话长。逝者如斯,也只能这样了。

摆完饭,送走已故亲人。生人的生活还得继续。

平常不太喝酒的父亲也会独自自斟自饮几杯。哎,工作后,只陪父亲喝过几杯酒,他就走了。

吃过中午的团圆饭,整个下午是我难得的自由活动时间。吃过晚饭,就到隔壁幺爷或大伯家看春节联欢晚会。快到十二点,我会回到厨房,按父亲的要求把整个灶台清洗干净,焚上三支香,摆上水果糖和供果,点上一堆长钱(火纸的一种,神仙专用产品)就等12点交天之时,灶神爷从天庭回来。

灶神爷假期结束回来一看,多开心啊:这家人还是很敬重咱的,得好好照顾一下。我想。

大年初一起得早。但还是早不过父亲和三姐。还未起床,父亲就在楼下喊开了:

“华儿,起床啦!吃完汤圆去给你妈妈上坟啦!”

起得床来,洗净脸,吃了六个一碗的红糖芯子汤圆。竟然吃到了一个包有硬币的汤圆。父亲说,吃到这样的汤圆,运气就会好的。

吃完汤圆,洗净手,把初一上坟所用的,如阴币、火纸、香、鞭炮、青、竹竿等一一点数清楚,便随父亲上坟去。这在故乡俗称“挂青”。

来到母亲的坟前,我爬上坟头挂上亲自为母亲手工制作的青,又走下坟头把火纸撕散,点上火纸,再焚上香烛,跪在坟前,虔诚地磕上几个响头。父亲则在一旁点燃鞭炮。在鞭炮腾起的烟雾中,我和父亲一路上山,给公公和婆婆上坟去。

在故乡的每一年,这样的事是整个春节不曾少过一次的环节。

父亲在世的时候,每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不厌其烦地教我怎么做,也曾多次问我:

“哪一天,我死了,你会烧纸给我吗?”

听到父亲毫无新意的问话,我都极不高兴的。我说:

“爸爸,你每次都说死了死了的话,难听!”

然而,自1995年离开故乡后,每年大年初一上坟之事成了无法固定的一项工作,偶有一年甚至连故乡也没有回去。这似乎到应验了父亲生前的预言。而这预言,是我这个不孝子之痛呵。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文章评论

    评论人: 验证码:

    内 容:
经典文章排行
相关日志
推荐日志
  • [图文]
  |    |    |    |    |  
hg0088注册 CopyRight © 2011-2020 www.fanwen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鄂ICP备1201204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责必究